澜曦玥

在爱发电也同样发表了花渡蓝颜

第一章 重生

在泰山山顶,一个红色嫁衣的姑娘在那里呆愣地站了许久。时间仿佛静止了。一队大雁自她的眼前飞过,她终于回过神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定似的,最后看了眼这人间,朱唇轻启,清澈如泉的声音在山间回响:“唉……若有来生,我定要做一名男子……”

说完,她张开双臂,纵身一跃。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地,她轻轻的笑了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太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阵白光刺眼,姑娘消失了。再睁眼时,她已身处一片苍白之中。姑娘有些疑惑,她不是,已经跳下去了吗?这难道又是一场梦?

这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的确跳下去了,但我把你带了过来。在下有个疑惑,冒昧请问,不知姑娘可否能为在下解答。”

“当然可以。”姑娘笑了笑。

“好,那在下便问了。姑娘为何要说想当个男子?又为什么要跳崖呢?”

“啊?这个嘛……我曾经有个喜欢人,她和我一样,都是女孩子,所以我想当男子,这样我能和她牵手拥抱接吻且不会被旁人当做异类,还保护她一辈子。可我的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就逼我去相亲了……见我多次相亲却没有效果,还不肯放弃,我的父母只能选择妥协。难得他们能妥协啊……我就高兴地买了两件大红色的嫁衣,带着它们去找她,和她说了这件事,可她……可她却说,‘同意了又怎样,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过的很好很幸福,我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不行,因为一旦做了我什么就成了个异类,你走吧,我的爱情世界不需要你一个外人进入,所以请你不要来再来打扰我!’我听完也没说什么,就把买的其中一件嫁衣放在她这,说是送她的礼物,然后就走了。说起来,我是真的蠢啊。我在一开始居然会妄想我喜欢她,她就一定会喜欢我……千算万算,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虽然……虽然早就知道,但我还是想和她在一起的。接下来的事,应该也不难猜吧——我在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在那儿哭了一宿,第二天穿上另一件嫁衣去了泰山山顶,因为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见的地方。接着我就跳了,也算是,对她感情的了结吧。”

姑娘有些自嘲地说道,那个声音有些歉意道:“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姑娘说:“没事的,你不用抱歉的。请问,我来到这里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呢?”那个声音说:“这个先不能告诉你,好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洛辰,是你的未来系统”说罢,洛辰就出现在姑娘的眼前,他一头白发,蓝色的眼睛,笑起来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姑娘说:“系统?我看小说中都有好几个分类,你是什么类型的?”

洛辰道:“我没有分类,因为我是主系统之一,另一个主系统是我的爱人,叫洛奕,其他系统有的我都有,没有的我也有,不过做为他们的宿主要积分才能兑换东西,而作为我的宿主就不需要啦,你想要什么就和我说。”

姑娘有些惊讶:“那我岂不是是榜上大佬啦?!”

洛辰道:“现在还能不算,你需要和我签订契约,签订契约后我才是你的系统,你如果不愿意倒也无妨,不过是……我又要等上千年罢了。”

姑娘说:“这样啊~那这个契约要怎么搞呢?”

洛辰有些无奈道:“你不害怕我把你卖了,或是事实不是有求必应的呢?”

姑娘笑着说:“你要是想把我卖了,根本不会说契约的事,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你非但不会这样做,还将会是我最得力的助手”

姑娘说的没错,洛辰日后确实会成为她最得力助手,同时也是最信任的朋友

洛辰道:“恭喜你,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我拿契约给你,你看完后只要在上面签个字就行。”

刚说完,洛辰的手上就多了一张纸,他把纸递给姑娘,姑娘接过手,只看了一眼,就在上面签了字。

在姑娘签完后,纸就化成点点星光穿过洛辰与姑娘的身体,最终消失不见

洛辰打了个响指,两人面前就出现一道光门,洛辰道:“请。”说罢洛辰率先走了进去,姑娘紧跟其后,待两人走过,光门便消失不见

在穿过光门的那一刻,一阵白光环绕姑娘周身。姑娘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控制不住身体,跌坐在地上,接着眼前一片黑暗

在那阵眩晕过后,姑娘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很小的密闭空间中,根本无法有太多动作而且她的身体变得很小

洛辰在姑娘的脑海中出声了:“你现在在你的未来母亲的肚子里,你还有三年多才出生,要不我把你先带到一个历练世界玩会儿,在你快要出生时再把你带回来。对了,你是个男孩哟!”(我这篇文是一篇修仙的文,所以呢,他在娘胎里呆了1000年才出生不过分吧?)

姑娘,不是,少年道:“好呀,我什么时候去历练世界呢?”

洛辰道:“现在,你在历练世界的身体是个五岁小孩,男生,有什么事情就在心里叫我的名字,我自会出现。”

说罢,少年便感到一阵眩晕,等他再恢复的时候,他的身体正在飞速地下降。

他本以为自己会直接摔在地上,有些害怕地闭上了双眼,等着自己被摔得七零八落。

诶?怎么感觉……下降停止了?

他睁开眼,一张极为俊美的脸映入眼帘。他这才发现,他正身处于那人的怀抱中。

抱住他的这个人生得好看,一张脸线条分明,挑不出一点瑕疵。一双丹凤眼,更是为他添了几分魅惑。

少年看的有些痴了,那人却有些忍不住了

一把提起他的衣领,扔在了地上。转身就要走,少年却一把抱住那人的腿,奶声奶气地叫了句:“爹……爹爹,不要走。”

那人转过身,有些不耐烦的把抱着他腿的少年提起来抱在怀里,对他说:“我不是你爹爹,你别乱叫,你知道你家在哪吗?你叫什么,我把你送回去。”

少年说道:“崽崽没有家,也没有名字,爹爹给我取一个好不好?”

那人有些无奈道:“我不是你的爹爹,不要再叫错了,要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这不管了。”

少年心想:什么人啊,居然忍心把我一个五岁小孩扔在这么大个桃林里,良心呢!!!但面上还是不显,依旧奶声奶气的道:“不叫爹爹就是了,不要把崽崽一个人扔在这,崽崽害怕。”

边说边抱紧了那人,像是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那人抱着他挨家挨户的问,但没一人知道少年是哪家走丢的孩子。

天色见晚,那人只好带着少年回到他住的客栈。

《郁教小白练字记》一发完

在郁初肃收了白彦晚不久后,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白彦晚同学的字写的非常丑,到了一个除了他本人也就只有郁初肃和跟白同学相处多年之人才看得懂的地步,郁初肃是熟悉字的结构而其他人是看过太多回了

   

所以,我们的郁师父决定他要教小五练字,不然在考试时,谁会知道他写的是个什么鬼,到时候答对了也是个错的

  

于是,我们的郁师父在小五放学前便去买了两本字贴,让小白同学回来后在书房里练字

可怜的小白同学还不知道回家后有这样的一个惊喜等这他呢!

  

果然,在小白同学知道郁初肃买了两本字帖给他时,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对郁初肃道:“师父,我可不可以不写啊!”

  

“不行,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写的字是什么样子吗?”

  

白彦晚有些失落,不过他转眼想到了个好办法,

  

白彦晚心里想的什么,郁初肃还能不知道吗?这孩纸有什么想法全写脸上了,一看就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郁初肃对白彦晚说:“你不准给我把字帖给弄丢了知道吗?要是不见了我就多给你买几本,你把两本弄没了,我就给你买四本,四本没了,就买八本,听见没有?”

  

“哦”白彦晚知道师父绝对会说到做到的,他可不想给自己多弄几本字帖回来

  

“哦!对了,我忘了和你说你每天要练多长时间的字了,你以后每天写一个小时的字帖,我要检查,要是没好好写,你就小心你这身皮吧”郁初肃弯着腰捏着白彦晚的脸对他笑着说

  

这还真是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啊,白彦晚在心里徘腹着,表面上对师父点了点头(本来我想让小白对师父讨价还价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我可是个亲妈)

  

郁初肃能不知道小白在心里说他的坏话吗,不过是没有计较而已

  

在两人吃饭过后,郁初肃就让小白先到书房里写字贴,他去把碗洗了,郁初肃回到书房时,他轻轻的打开门,走到了小白的身后,便看见了小白同学写的狗爬字

  

郁初肃有点生气了,照着字帖还能写出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态度的问题了

  

郁初肃喊了下白彦晚,问他:“不是照着字帖写吗?怎么还是写成了这样?”“师父,是这些字太难写了,我可不可以照着师父的字写啊?”白彦晚有点委屈的说

  

郁初肃看了眼字帖上的内容,这上面的都是些生僻字,对他来说是有点难,还好刚才没有直接下定论,不然就冤枉了孩纸了

  

“好”郁初肃边想边回答,郁初肃先拿笔写了一些常见的字,每个偏旁都有。

  

有郁初肃这样的“亲自”教导,小白同学的字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下才终于练好了

(这篇写了快一千字了)

《假如白和郁成了恋人2》



白缓缓起身,郁在白起身的那瞬间,眼中的神色暗了几分


在正中央还有个金色的小铃铛,身上穿着一套连衣裙

(在下面)


             《假如白和郁成了恋人   1》


当郁和白成了恋人之后,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白心血来潮,在某宝上买了一套猫耳装想要穿给郁看。

过了几天,快递员在门口敲了敲门,白以为是别的快递就让郁走过去把快递签收了,当郁看清上面写了猫耳装这几个字,愣了愣,问:“是不是送错了,我没买这个啊?”快递员看了下道:“没送错,是这家。”郁转眼就明白了,他是没买,这是白买的。于是,郁把快递签收后,拿着快递敲了白的房门,把快递递给白,白看到快递上用加粗的黑字写的猫耳装三字,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郁嘴角扬起一抹笑,“不知道小五最近又想整什么花样”白有些僵硬的回答:“我这不是想给师傅一个惊喜吗?”郁:“那小五现在就穿给为师看吧”小五支支吾吾的说:“现在...”小五面上飘起一阵徘江,拿着快递想把门关上去换猫耳装,但郁用手把门撑开,邪魅一笑说:“就当着为师的面换”“我我...”郁道:“又不是没见过,害羞什么?”白见郁这样说,只好把郁拉进来,关上房门,拉上窗帘,然后把快递打开。当白看到里面那条猫尾时,有些愣住了,然后对郁说:“我..可不可以..?”虽然白没说清楚,但郁还是明白了,他对白说:“不可以!”